Your Business Needs Fresh Ideas?
We work for your Profit

诈骗数额达到30万元以上

2020-11-12 14:56

中国经济网青岛4月27日讯(记者刘成 通讯员吕秀丽、刘光品)健谈、和善、语气坦诚实在、讲话条理清楚,这是被告人赵庆山给刘光品检察官的印象。曾是工厂厂长、中共党员,两个女儿一个是北京著名学术机构研究人员、一个是江西某学校老师,儿子也有稳定工作,光品检察官不能理解他为啥走上招生诈骗的道路,讯问他,他摇摇花白的头发:“一时糊涂!”在妻子儿女的注视下,58岁的赵庆山因构成诈骗罪,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,罚金五万元

两名学生家长交6万元办手续,张学平拿着钱给两名学生安排插班入学,交学费、安排宿舍、领教材、办学生证(假证),之后张学平对学生家长表态说,学生出了问题他负总责,然后下面的人一级对一级负责,何奎最后对家长负责,由何奎与学生家长达成一份协议,大体就是保证入某大学普通本科学习四年,毕业后取得国家承认的本科学历,并且能在教育部网站上查到信息。

赵庆山,大专学历,曾是湖北省荆州市某厂厂长,内退后一直想找点事做。2006年他通过武汉市一个姓朱的中学校长认识了何奎,当时朱校长已经退休,自己搞了一个专门招收军校委培生的办公室,何奎给朱校长当办公室主任,经他们介绍生源能获得1000元的中介费。

然而小超和小晋很快发现,他们只能跟着不点名的大班上课,凡是涉及学籍的或小班课程都不能上,最为郁闷的是,临近期末考试却被告知不能参加考试。孩子回家后把学校情况告诉父母,老王和老张才发觉自己可能被骗了,再找何奎等人,被一味拖延,最后干脆联系不上了。被害人于2008年12月14日报案至即墨市公安局,然而,这伙骗子已经不见了踪影。
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》第二百六十六条规定,诈骗公私财物,数额较大的,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或者管制,并处或者单处罚金;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,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,并处罚金;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,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,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。

大约是2007年11月份,何奎打电话约赵庆山在武汉见面,说他那有两个学生,就是小超和小晋,急需在武汉找大学,让赵庆山帮忙,赵庆山又通过关系,找到所谓武汉某知名大学后勤集团的人员张学平(在逃),张学平表示能把学生办到大学学习,但是除了交学校的费用外,还要收11万元钱。

庭审时,他的妻子、女儿女婿、儿子都从各地赶了过来,他的妻子、他两个女儿禁不住流下了眼泪,赵庆山也红了眼眶,然而,法律是无情的,赵庆山必须为自己的违法犯罪行为付出代价。

积极悔罪退赔,因“两高”新司法解释获轻判

根据最高法院的《人民法院量刑指导意见》的相关规定,诈骗数额达到30万元以上,即构成数额特别巨大,这也是何奎被判处十年有期徒刑的原因。但是2011年3月1日,两高下发《关于办理诈骗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》,并于2011年4月8日开始实施,诈骗数额特别巨大的标准被提高到50万元。

最后何奎管两位家长要了32万元,自己留下6万,按照约定的每名学生家长13万元,给了赵庆山26万元,赵庆山留下4万元好处费,其余给了张学平。但两名学生入学后,学籍问题一直没有解决,学生家长多次找赵庆山,赵庆山说自己也解决不了,让他们找张学平。2009年7月,听说何奎因为这件事被公安机关抓获,赵庆山慌了神,在公安机关电话联系他时,他和家人凑了12万元,在2009年7月-8月期间,陆陆续续从武汉打到即墨市公安局的账户,然而因为害怕被追究刑责,最终他选择了一跑了之。2010年4月,何奎因构成诈骗罪,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,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。赵庆山于2011年12月13日在北京朝阳区被抓获归案,2011年12月23日被即墨市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。

2007年,山东省即墨市的小超和小晋高考后一直没有收到录取通知书,小超的父亲老王看到儿子着急的模样,想起通过济南大学一个朋友认识的何奎教授,何奎说他是某知名科技大学的教授,能操作免试进入重点大学普通本科班学习事宜。所谓病急乱投医,老王给何教授打了电话,没想到何教授一口应承。老王高兴地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小晋的父亲老张,两家决定通过这个关系给孩子们找一个称心的大学,他们没想到自己已经落入一个招生诈骗团伙的陷阱。

老厂长退休,干起了招生诈骗

赵庆山认定诈骗数额为32万,如果在2011年4月8日前判决,应在十年以上量刑,但根据新的司法解释,对他将在三年至十年之间量刑,又因为他积极悔罪退赔,检察官建议对其在法定幅度内从轻量刑,最后赵庆山一审被从轻判处有期徒刑五年,并处罚金五万元,赵庆山当庭表示不上诉。

赵庆山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,逃亡的两年多时间他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,如今被抓获了,反而觉得真是如释重负,虽然家属要给他请律师,但被他坚决拒绝,他说给家人添的麻烦够多了,自己罪行清楚,不用请律师,相信检察院和法院,无论怎样的判决他都接受。

赵庆山加上了自己的好处费,跟何奎说每个学生要收13万元钱,于是,一场精细安排的戏正式开锣。三人把学生家长叫到大学旁边一个咖啡厅,张学平介绍了大学情况,并保证招生是学校行为,毕业后能获得普通本科学历,在教育部网站能查到学籍,两名家长相信了。

在见过所谓湖北省武汉市某名牌大学书记赵庆山、该大学学生处主任张学平,也得到承诺孩子可以取得大学2007级统招生学籍、毕业后获得国家承认的本科文凭,两位家长和孩子实地领略了美丽的校园风光,并交6万通过张学平缴纳了学费拿到了收据凭证,入住了公寓宿舍,家长们终于放心了。回到即墨,两家人与何奎签订了权利义务清楚的协议,后按照何奎等人的要求,每人给何奎账户汇来10万元

急于上大学,他们给骗子送上32万